一石激起千层浪 北京小客车摇号新政“正反面”_网易汽车
日前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通告,对《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(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)》、《〈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〉实施细则(修订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。与现行政策相比,新政拟对指标配置向“无车家庭”倾斜、每人最多只能保留1个小客车指标、取消申请更新指标的时限要求、调整配置时间等多个方面进行修改。其中,优先解决“无车家庭”群体的拥车需求,是本次政策优化方案中最核心的内容。一石激起千层浪。通告甫一发布,就引起行业内外的普遍关注。在小客车指标供需矛盾不断扩大的北京,作为有限社会公共资源的小客车指标,如何才能体现分配的公平性成为争议的焦点。据了解,近年来申请指标人数不断增多,个人普通指标摇号的平均中签率持续走低、个人轮候新能源指标所需的时间不断加长。有的家庭一辆车也没有,全家人参与摇号却长期无法获得指标,而有的个人或家庭却拥有多辆车。这种不平衡逐渐衍生出非法租售指标、通过婚姻登记有偿转移指标、购买外埠车和皮卡车、违规改装封闭式轻型货车等一系列规避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的行为。“家庭申请人越多,家庭总积分就越高,获得指标的概率也更高。”据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政策优化方案引入了家庭积分的概念并合理设置了积分规则。同时,此次政策优化方案提出限制名下多车的个人只能申请一个更新指标,进一步增强社会公共资源分配的公平性。天平向谁倾斜?有人欢喜,有人焦虑。《征求意见稿》发布已经一周,但争议还在持续升温。对于大多数刚需家庭而言,新政的几项规定无异于“雪中送炭”。按照家庭积分规则测算,三代同堂、四人摇号的家庭中签概率是个人首次摇号的126倍;两代三人、两人摇号的家庭中签概率是个人首次摇号的54倍;即便是夫妻两人的家庭摇号,中签率也是个人首次参加摇号中签率的16倍。“单身狗不配拥有爱情,也不配在北京拥有一辆汽车。”不少网友自嘲,《征求意见稿》中引入家庭积分,并将资源优先向“无车家庭”倾斜的政策,对单身和尚未组建家庭的年轻人来说,拿到牌照的希望更加渺茫。而关于新能源汽车80%的指标优先分配给“无车家庭”的规定更是引起诸多讨论。“新能源排队好几年,按原政策的话明年2月就能排到,在新政下,‘一夜回到解放前’,想拿到牌照,不知还要再等多少年?”赵先生十分无奈,“按照家庭积分来配置新能源号牌是否属于插队行为,政策的公平性又体现在什么地方?”按照现行的政策,像赵先生这样明年2月就能排到新能源号牌的个人超过5万。而按照新政来看,如果不按照家庭为单位申请,其中80%的个人还需继续轮候。同时,也有多名受访者对记者表示,即便是以家庭为单位摇号可以提高中签几率,但是考虑到“一旦中签之后,家庭其他成员十年内不能摇号”、“摇号资格与离婚年限挂钩”的规定,还是选择继续以个人为单位摇号。“现在新政正在征求意见的阶段,假如您觉得哪一条对自己不合适,或者对新政有什么新的意见,您可以给政府发邮件,征求意见的截止时间是本月30号。”6月8日上午,针对上述问题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北京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热线(12328)咨询时,对方工作人员表示,“这次等于是制定了一个新的政策,然后征求老百姓意见,后续可能会修改或转变。新政将在明年施行,所以现阶段还是按照现行的规则执行。”在业内人士看来,尽管政策无法面面俱到,但调整后的政策更加客观和务实。“北京对‘无车家庭’购车增2万牌照是进步,能够起到拉动消费和改善部分用车出行需求强烈的家庭购车需求,也是一定的进步。”6月8日,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同样,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看来,小客车已经成为北京市有限的社会公共资源,这次政策的优化方案规定一个人只能申请一个指标,即长期拥有一辆车作为个人财产,也增强了社会公共资源分配的公平性。同时,新政客观上起到了拉动消费、恢复市场的作用,释放了发挥政府作用推动市场繁荣的积极信号。崔东树测算,促进刚需家庭购车消费,预计在今年内可迅速转化为消费增量,将新增社零额40亿元左右。蛋糕如何分配?自2011年北京实行小客车摇号政策近十年来,限购松绑的呼声越来越高,但完全放开并不现实。而此次政策调整引发争议的关键在于指标的调配方式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政策优化方案主要是调整配置方式,原则上对明年年度指标配额数量暂不做调整。关于中远期调控思路,相关部门将结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关于“按照控拥有、限使用、差别化的原则实施交通需求管理,到2035年小客车出行比例和车均出行强度降幅不小于30%”的要求,专项进行研究。“新政的本质还是摇号,年度指标配额也不做改变。这是在蛋糕固定的前提下,切割方式细化。”崔东树告诉记者。“北京家庭为单位摇号购车的思路很好,但难度较大,尤其是绝大部分人的排队时间仍很长,类似朝三暮四的分配方法是改善,但促进消费效果一般。对车市发展和北京年轻人改善生活的难度进一步加大。”同时,以家庭为单位购车的难度并非降低,总体还是要排几十年。而且新能源车也要排队8年以上。因此政策的效果还是难以完全解决百姓买车问题。“公平和效率的保障难度还是很大的。”崔东树指出,从长远来看,改善北京居民出行生活,还是应该放开郊区牌照。“让郊区居民能够便利出行。或者是想办法让北京的牌照总量能够有一个合理的放宽的空间,不能锁得太死了。”此前,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律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曾建议,市场经济下,北京小客车指标分配方式应多元化。“一部分依然采取摇号方式,一部分采取拍卖方式,另外拿出一部分奖励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先进人物。”而从根本上来看,汽车限购的根本是北京交通拥堵、环境污染以及城市治理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。对此,师建华认为,北京市政府要从深化城市综合管理的层面,针对城市交通管理从优化城市建设布局、优化道路规划改造、科学配置道路通行设施、完善公共交通绿色出行、提升软硬件管理水平,用技术和经济的科学管理手段代替行政管理手段,树立以疏为主的交通管理理念和主动作为等方面下功夫,改善交通环境来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的根本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